kirain

污水与沥青
污水与沥青海参崴保卫战一  公历 2147 年,海参崴  炮弹的呼啸声……  正端着水壶喝水的萨奇诺夫毫无形象地将...
扫描右侧二维码阅读全文
07
2018/12

污水与沥青

污水与沥青

海参崴保卫战

  公历 2147 年,海参崴

  炮弹的呼啸声……

  正端着水壶喝水的萨奇诺夫毫无形
象地将军用水壶扔在一边,扑倒在了旁
边那个不久前那轮炮击中炸出来的散兵
坑里。顺便把那个和他一起跳进来的那
名新兵的脑袋摁下。

  话说那孩子也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
,应该是新补充进来的……

  不容萨奇诺夫多想,地面开始剧烈
震颤起来,与此同时的是四周如地狱般
的轰鸣声。爆炸一下子掀起了无数的泥
土,把躲避在其他角落中的士兵掩埋起来。好半晌爆炸的余波终于过去,萨奇诺夫才从松软的泥土中钻了出来,抖落了一下钢盔上挂着的碎石还有黑泥。

  耳朵里还因为巨大的响声嗡嗡作响,虽然萨奇诺夫及时的捂住了耳朵,不过想要恢复过来至少也得几分钟的时间,这是他被无数次炮击后得出的经验。

  萨奇诺夫晃动了一下脑袋,从浮土里捡起了自己的枪支,然后拉了一下被他摁住头的那个新兵。

  但拉出来的却只是一个毫无意识的躯体,看着他那被钢筋贯穿的胸膛,萨奇诺夫强忍着干呕的欲望把他重新推进了土里,顺便扯下了他颈上的狗牌。

  “这些娘们炮打得真 tm 的准。”身后有个人含糊不清的说。

  萨奇诺夫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倚在残壁上边抽烟边说话的班长,把之前的那枚狗牌递给了他。

  班长郑重地接过狗牌,掐灭了还燃着的香烟,小心翼翼地将香烟塞进了胸前的口袋里。

  班长拿着那个沾满血污的狗牌,用衣角仔细擦了擦,端详一阵。

  深深地叹了口气,道:“是个好小伙子。”

  还没有等班长从之前的哀伤中恢复过来,伴随着轰隆的墙壁倒塌声,前方不远处的院墙如同纸糊般轰然倒塌,一辆银白色的悬浮式坦克刚冲破院墙又嘎吱地一声停住。

  坦克上的导向机枪在车载电脑的控制下指向了正在前方一脸懵逼的萨奇诺夫和班长。

  时间仿佛被放慢了,世界一瞬间寂静了,萨奇诺夫看着那导向机枪枪口电光闪烁。

  完了……我还没活过七百字……

  看来老天爷不打算让萨奇诺夫没活过七百字就归西……

  只见一枚 emp 榴弹从身后被发射出来,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后精准的落在那个银白色坦克的舱盖上。

  随着引信的激发,伽马辐射从大气分子中把电子分离出来,产生康普顿效应,被分离出来的电子会被地球磁场捕捉,从而产生极大范围的扩散电子脉冲,其结果对电子设备是致命的,任何有电子接受装置的设备,在接受电子脉冲攻击后,电路板会全部烧毁。

  当然坦克这种武器可不会被区区一枚小型 emp 瘫痪,所以那辆银白色的坦克仅仅停顿了一下就恢复了运转。

  不过这已经足够了。班长和萨奇诺夫猫着腰默契地向着不同的方向跑去。

  如果向着一处跑,只会死得更快而已。

  毕竟,坦克上的车载电脑控制的导向机枪可不会像些电影里那些鬼子机枪一样人体描边。

  装备了视觉捕捉系统的电磁导向机枪甚至可以做到:想打你那第三条腿,绝对不会波及你另外的那两条腿。

  总之就是一个类似战场屠夫的存在了。

  不过萨奇诺夫暂时不用担心失去某个重要的男性生理器官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一座半塌了的低矮楼房,萨奇诺夫飞快地从已经没有了玻璃的窗口爬了进去,摔倒在里面的几片玻璃渣上。

  萨奇诺夫现在暂时是安全了。

  毛子那厚实的墙壁足以挡住电磁导向机枪 7.56 毫米口径的金属弹头。

  虽说 150mm 口径的电磁坦克主炮只需一炮就足以将这座低矮楼房轰成废墟状态,但萨奇诺夫还是坚信沥青那帮娘们不会为了一个士兵浪费一发炮弹的。

  “不过,石油组织的指挥官都疯了吗,它们怎么会用坦克来打巷战?”

  趁着这来之不易的宁静,萨奇诺夫背靠着厚实的墙壁,边清点身上的装备边想着。

  ARK 公司生产的 AK-e 电磁步枪,还有与之配套的 150 发 10g 标准质量弹,两枚破片手榴弹,一枚 emp 手雷——没错,你没看错,被补充进战场已经接近一个星期的萨奇诺夫一发子弹都没打出去,事实上除了之前的那辆坦克之外他甚至连一个敌人都没看到。

  只是在石油组织的频繁炮击下艰难地活下去而已。

  只是为了活下去……

海参崴保卫战(2)

  坦克的轰鸣声越来越近了。

  萨奇诺夫倚在墙上打开了电磁步枪的保险。

  似乎是从被抓来当兵开始,萨其诺夫就感觉自己心中充满了对石油组织那帮女人的恨意。

  为什么?可每当萨其诺夫想要回忆起刚参军但那几个星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却总感觉自己在那段时间的记忆仿佛被硬生生的割去了一般。

  不管怎样,萨奇诺夫甩了甩脑袋,将这些莫名的思虑丢了在脑后。

  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把这辆坦克给干掉。

  萨奇诺夫通过窗口玻璃的反光,对那辆坦克看了一眼。

  坦克的后面似乎有影影绰绰的人影。

  这就难办了,怪不得石油组织的高层会把坦克投入巷战。

  现在萨奇诺夫如果想要抵近对坦克进行攻击,就必须得把后面跟着的士兵全部干掉。然而这么做的同时,也势必会惊动坦克内部的操作人员。等操作人员反应过来,把炮塔转向。炮塔上的机枪足够把他打成渣渣。

  但是现在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如果让这辆坦克绕到防线的后面,绝对会把己方的防线撕掉一个大口子的。

  萨奇诺夫静静的伏在窗前,生怕弄出什么动静让这次偷袭失败。

  脚下的震颤越来越强,萨奇诺夫甚至都有点担心坦克的震动会不会让自己所在的这栋危楼坍塌。

  还好,这一切没有发生。

  萨奇诺夫看着那三四米高的钢铁巨兽从自己面前缓缓驶过。

  这 200 多吨重的钢铁所带来的震慑,甚至都让他有些无法呼吸。

  “清水组织万岁!”等到这辆坦克从窗前完全驶过,似乎是想壮壮自己的胆子,萨其诺夫怒喝了一声,端起步枪将金属洪流射向了跟在坦克后的石油组织士兵。

  萨奇诺夫可以清晰的看见,随着电磁步枪枪口的跳动,金属弹丸将紧跟在坦克后面的石油士兵们打成了一团血雾。

  最高射速 1200 发/分的电磁步枪确保每个人都会被 12、3 发子弹命中。

  等到萨奇诺夫把弹匣中的子弹彻底打完,那跟在坦克后的 10 名身穿机械外骨骼的石油士兵已经被打成了残缺的尸块。

  接下来是干正事的时候了,萨奇诺夫爬过刚才进来的那个窗口。趁着那已经发现了端倪的炮塔还没有完全指向这边,一骨碌钻到了坦克底下。

  这种最新式的坦克装甲厚得惊人。光是底部的装甲厚度就足有 30 厘米,而且用的还是复合装甲。就算是把三星的货手里这把电磁步枪调到反坦克枪模式,对这种零距离垂直放置的复合装甲也只能贯穿 20 厘米。

  那就意味着萨奇诺夫必须命中前一次枪击的弹孔才能打穿底部装甲。

  萨奇诺夫将枪托撑在了旁边的地面上,换上了一个专用的穿甲弹弹夹 ,将电磁步枪上的一个按钮旋转到最大功率,然后重重地扣下了扳机。

  电磁步枪在极速充能下发出尖啸声,萨奇诺夫甚至感觉自己闻到了什么东西烧焦的味道。

  伴随着枪口电光闪烁,一发梭型的子弹在枪管内疯狂的加速再加速。只在空气中经过了短暂的距离,便重重地撞击在了坦克的底部装甲上。

  随着撞击,子弹的外壳迅速破裂,露出了原本被真空包裹的反物质图层。这些反物质接触到钢板后开始迅速湮灭,释放出上千度的高温。

  只可惜穿甲弹中携带的反物质的量太少,只击穿了 20 多厘米便被卡在了一块陶瓷夹层里。

  萨奇诺夫扶枪的右手已经变得青紫,电磁步枪的后坐力甚至让地面都产生了裂纹。

  萨奇诺夫收回已经毫无知觉的右手,用左手再次扣下了扳机。

  随着爆炸的轰鸣,萨奇诺夫眼前陷入了一片黑暗。

思维枷锁(1)

  “这是二号实验人员的资料。”助手推开门走进烟雾缭绕的房间,将手里的文件袋递给山本二十八说道。

  山本二十八将手里的烟头在桌上的烟灰缸里狠狠一碾,接过了助手手里的档案袋。

  “萨奇诺夫(死亡)”档案的第一页只印着这寥寥几个红色大字。

  “死亡录像呢?”山本二十八斜着眼睛看了一眼正站在桌前的助手。

  “在文件第三页。”

  山本二十八取出了那张有些特殊的透明纸片放在了桌面的玻璃板上。

  光芒从玻璃板下射出,透过透明的纸片形成了一段利用量子概率原理控制光定点散射的立体影像。

  当看到画面中萨奇诺夫爬到坦克底下开枪的时候,山本二十八不禁歪了歪嘴,看向助手。

  “这不是挺好的嘛,英勇无畏不怕牺牲。”

  “上峰很生气,他们不希望被我们改造过的士兵做事都不经过脑子。那个萨奇诺夫完全可以呼叫巡航导弹打击,毕竟制空权在我们手里。”

  “明白了,就是思维僵化,看见石油的士兵就恨不得用嘴咬死他们。”山本二十八总结道,“可是毕竟不能两全其美啊。”

  思考了一阵,山本二十八站起身。

  似乎是因为起的有些猛了,山本二十八用手撑着桌子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山本二十八绕过办公桌,推开门走了出去。

  外面,是一个由巨大金属穹顶笼罩构成的空间,地面上如蜂窝般陈列着一个个如棺材般大小的方盒。

  这里在过去是一座大型防核打击避难所,只不过是因为保密要求才将实验基地放在了这里。

  “所有少校以上研究人员十分钟内到中控室集合。”山本二十八按着墙上的一个通讯器说道。

  说罢,山本二十八理了理领子,走下楼梯验证了身份后走进中控室。

  诺大的空间中只坐着寥寥几个人。

  毕竟,在实验的进行阶段,最多也只是需要人在那里做个样子而已。

  像实验品生物体征、仪器的运转状况什么的完全可以交给电脑去判断。

  在接下来的十分钟里,研究人员陆续走了进来。

  山本二十八拍了拍手,示意底下的研究人员安静些,清了清嗓子说道:“上峰刚才下达了命令,要求我们让产品理智程度上调一些。”

  “嗡”的一下子,研究人员们立即嘈杂起来。

  “去他妈的,改改改,项目都成立四年了,都第几次了,到战败咱都被俘虏了也改不完!再这么下去我就不干了!”一个尖细的声音叫道。

  山本二十八看了一眼正说着这话的人,是个长得挺清秀的小伙子。

  “大家放心,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山本二十八用坚定不移的声音说道。

  底下那些吵着要不干的人听到这话也安静了下来。必竟说的也只是气话而已,如果他们真辞职的话那么绝对出不了这个基地。

  说不定还会被直接当成试验品。

  山本二十八满意地看了一眼安静下来的下属们。

  接着山本二十八说道:“等到这次实验成功,我请大家去北海道度假三个月!”

  山本二十八看着已经沸腾的下属们,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打一大棒给一萝卜是最好的选择。 “那就去找几个刚进来不久的人,准备开始实验。”

  “明白。”其中一个穿着便装的男子回复道,说完便走到旁边联系手下去了。

  山本二十八瞟了一眼那个一直散发着让人不舒服气氛的男子,耸了耸鼻子,自从项目成立以来所有受试人员筛选都由他负责。但是山本二十八知道,这只是一个拙劣借口罢了,其真实目的还是监视他。

  “报告,‘白鼠’已经准备好了。”不容山本二十八多想,那个阴恻恻的男子就走了回来。

  “带路。”

  说完,山本二十八众人就跟着那名男子向中控室外走去。

  其实思维枷锁工程也并没有它的名字听起来那么高大上。

  这只不过是一种脱胎于刑讯逼供的洗脑手段而已。

  大致就是要让接受人员产生一种机械的记忆。

  方法就是类似:让受试人员重复看一段石油组织士兵用枪指向他的视频,并且同时不断的用高温、电击、针刺等一系列手段让受试人员产生条件反射,到那种一看见女人就恨得跟看见了日本鬼子似的,只有这样才算是合格。

  这只是一个浅显的例子,到真正实施起来的时候,其冗杂的方法会让它成为一个学科都绰绰有余。

  对受试人员的洗脑要恰好达到那个关键的程度却不能让他疯掉。最关键的是,这个过程需要大量重复的试验并且最终总结出一个适合量产的方法。

  也正是因此,当研究人员们得知他们的研究方案否决了之后会那么的群情激奋了。

  当然,在整个流程结束后这些受试人员会被通过药物清除记忆。

  这也是为什么这个实验被设立在防核地下室这种地方。

  这种事情一旦被民众知道,那么清水组织说什么也别想干下去了。

  但是实验一旦成功,对整个战争的影响将会是空前的。

  这意味着那些该死的中立派叛徒们将会成为组织的爪牙。

思维枷锁(2)

  “到了,就在这里。”

  山本二十八这才从思虑之中回过神来,他已经走进了了一个并不算宽敞的房间内,中间摆着一架简易的折叠手术台。

  本来临床实验早就完成了,所以那些大型仪器都被收了起来,只能暂时用这些简陋的设备。

  “把人带进来吧。”

  说完,几个人便拖着一个瘫软着的人走了进来。

  山本二十八看着那个被放在了折叠手术台上瘫软着的人,皱了皱眉头,没说什么。

  那个阴恻恻的男子似乎看出了山本二十八想说什么,解释道:“是个石油组织安**安保部队的人。”

  “先把他弄醒吧。”山本二十八显然不想过多地纠缠这个问题。

  是不是间谍还不是他说了算,说不准就是在清理他的政敌之类的,反正天高皇帝远,他搞个先斩后奏也不会有人多说什么。

  所以山本二十八对这种人一直是很反感的。

  “是。”一直站在山本二十八身旁的助手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个电击器,调好功率之后贴着那个人的太阳穴打开了开关。

  随着一阵电流的滋滋声,那名躺在手术台上的男子明显清醒过来,他的目光扫过山本二十八,眼中闪过一抹惊恐的声色。

  他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已经被绑住了之后就开始破口大骂:“你们这样做是违反宪法的!你们不得好死。。。。。。”

  山本二十八显然不会等到他去问候自己的祖宗十八代,挥了挥手说:“给他注射 200 毫克的 D 麦角酸。”

  D 麦角酸是一种战前就研发出来的精神药物,能使人瓦解抗拒,产生一种一体感,也有人称其是一种无垠的体验。

  其实也不过是一种微上瘾的毒品罢了。

  山本二十八,曾经感受过一次,那种灵魂与身躯分离的感觉的确让人留恋。

  但是通过轻微的改造之后,确是一种强效的镇静剂。

  果然,当注射器把药物注射进那个家伙的体内,正在不断挣扎的他嘴里嘟囔了几句,四肢瘫软了下去。

  虽然不是第一次使用 D 麦角酸,但是山本二十八还是不由得想给这种药物的发明者点个赞——至少使整个实验过程文明了许多,要是真把一个活人捆在实验台上进行各种肉体折磨,山本二十八想想都会牙疼。

  虽然传递到受试者本身的感觉是不变的,但至少不会表达出来。

  助手已经开始把各种“刑具”套在那间谍身上。

  看到助手把装备检查完毕,山本二十八挥了挥手说:“开始实验!”

  之后的事情就变得开始惨不忍睹起来,之间那个间谍的身上不时的冒起一阵电火花,或者是机械臂将药物从他的各个部位注射进去。

  通过旁边的显示器,山本二十八可以看见正在那间谍的视网膜上播放的东西。

  不出所料,正在显示的是一个**的女人。

  但是那名间谍的感觉恐怕没那么美妙,条件反射会让他每当看到女人的时候都会充满一种厌恶感。

  这也是实验的最终目的。

雷击(1)

  “青山,01 请求着陆。”

  “01,可以着陆。”耳麦里传来因为电磁干扰而有些失真的声音。

  “01 收到。”说着,赵光义通过液体摸索着搬动了一个按钮。

  看到头盔上的全息显示屏上那个闪烁着“起落架已放下”的字样,赵光义轻轻地松了口气。

  在飞模拟器的时候,起落架故障的概率几乎达到了 30%。

  据那几个设计师所言,这是因为试验机进入 30 倍音速时产生的共振会使起落架部件加速老化。

  不过因为使用的需要使这种战机还未定型就拿出来参战了。

  “真是符合毛子的风格。”赵光义暗想道。

  “后轮已着陆,启动反推。”耳机里传来塔台的声音。

  “收到。”听到这个指令,赵光义连贯地将一个拉杆向后拉到底。

  赵光义在整个过程中根本没有减速的感觉,只能通过全息显示屏上那个不断减小的数字来判断自己的速度。

  这也是设计这个驾驶舱的设计师高处所在,在战斗中过载可能达到 50g,如果没有经过特殊设计的驾驶舱和抗过载系统,稍微一个大一点的动作,就可能使赵光义的血液全部涌到身体的某个部位,产生的加速度相当于五十个赵光义压在他身上。

  但是经过特殊设计的驾驶舱却可以极好的缓解加速度对驾驶员的伤害。

  不过狭小驾驶舱的缺点也是必然的,除了需要摁动按钮的右手以外,其他的地方都被舱壁死死地裹住。

  甚至在出发前还要饮用某种药物来短暂提高生物体的抗载荷能力。

  赵光义扭动握柄,操纵着战机缓缓滑入跑道旁的辅道。

  战机稳稳停下后,通过全息显示器。赵光义看到一辆地勤车闪着灯移动到战机旁,停稳后,用机械臂将一根长长的管子接到战机上。

  “交流管道已接驳”全息显示屏上闪过这样的提示。

  接着,赵光义感觉那团自打起飞就包裹着自己的粘稠抗载荷液体开始减少,等到液体已经完全消失之后,随着一阵机械转动声,赵光义头顶的那块金属座舱盖缓缓开启。

  赵光义舒服地生了个懒腰,双手用力撑着温热的舱壁坐起。

  摘下那个一直戴在他头上的全息显示头盔,看了眼他七个小时一直蜷缩在的比棺材大不了多少的座舱。才发现地勤没有像往常一样将舷梯搭在飞机上。

  正当他准备责备那个冒失的地勤几句时,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从跑道上传来。

  赵光义一抬眼,恰好看到一架没放下起落架的战机——他的僚机,带着机身与地面摩擦的火花,脱离跑道一头扎进了跑道边的草地里。

  因为刚下过雨的缘故,当战机重重地栽进草地时,湿润的泥土夹杂着泥浆。将那架原本还有点科幻感的战机彻底地涂成了一个大花猫。

  那架战机上渐渐冒起黑烟,而且还有逐渐猛烈的趋势。

  此时赵光义也顾不得有没有舷梯了,他直接爬出座舱,跳到地上。

  因为肢体太久没有活动,赵光义打了个趔趄,但还是稳住了身形,就手搭上一辆准备去救援的皮卡向那架正冒烟的战机驶去。

雷击(2)

  赵光义看着眼前泥地里的那架正在逐渐冷却的战机。

  虽然只是底部和机翼出现了轻微变形,但是结构部件肯定得重新换过,不然战机无法承受在高超音速飞行时的震颤……

  虽然战机的驾驶员没出什么事,冷核聚变反应堆依旧保存完好……如果放射性燃料料发生泄露,别的赵光义不知道,单是他自己就会在受辐射两分钟内皮肤长出囊泡,内脏的碎片从嘴里咳出来。

  但是任务执行的时间估计又要推迟了。

  “中尉同志,基地首长让你到塔台去一趟。”旁边几个开着拖车的地勤边用吊杆将那架已经不能动弹的飞机吊装在拖车上边对赵光义说。

  “知道了。”赵光义对着那几个地勤点了点头,向着不远处的塔台走去。

  “报告!”赵光义走上最后一级台阶,向那位正背对着他查看全息地图的中年男子敬礼。

  “过来吧。”那名中年男子向赵光义招了招手,“本来计划是准备在后天发起攻击的,但是……虽说基地里有配件,你的那架僚机完全修复至少需要三天。”

  “所以统战部命令攻击发动的大体日期确定在第 4 天,也就是 18 号。”

  “具体作战线路将会在出发前三十分钟通知你。”

  “这么急?”赵光义感到有些奇怪,本来预定还要进行一次实机操作训练的。

  “海参崴坚持不了那么久了,海参崴一旦失守,整个远东就将进入石油组织的攻击范围……”

  说完,基地首长用凝重的眼神看了一眼桌上的全息地图,在心中默念:“海参崴,坚持啊!”

  …………………………………………………

  7 月 18 日,海参崴防线

  57 师师长安德烈上校清楚,他们的阵地最多只能再承受一次攻击了。

  石油组织的远程炮击渐渐猛烈起来,这是因为防线多处被突破,敌人的攻击重点集中到了他所在的这个部分上。

  若是单论步兵作战能力,安德烈的步兵师打两个石油组织的步兵师都不成问题。

  但是谁让石油组织不按常规出牌呢,她们可丝毫没有保留这座城市的念头,那艘大型电磁炮战列舰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用大口径舰炮对海参崴城区全方位轰炸——安德烈所在的防区有几个防空洞才逃过一劫。

  若不是动用核弹会破坏海参崴的地质结构,安德烈相信她们绝对不会仅仅用舰炮覆盖性炮击。

  那艘该死的战列……安德烈用仇恨的眼光看向南方,若不是大部分战舰都被石油组织掌握,若不是战舰的电磁高射速舰防炮能击落任何靠近战舰 10km 内的导弹,若不是全频率电磁干扰使超高音速无人战机无法使用,若不是那些大口径电磁岸防炮在石油组织的偷袭中全部沦陷……

  不过……安德烈皱了皱眉,石油那帮家伙怎么这么久没开炮了?

  “报告!”一名传令兵弯着腰小步跑了过来。

  “念!”安德烈已经隐隐知道他要说什么。

  “石油组织大型电磁战舰‘自由女神号’已被击沉,令你部立刻组织反击……”

雷击(3)

  让时间回到半个小时前。

  “你们双机编队将会从敌方舰艇的南北两个方向进入,高度保持在海拔 300m。因为地球的曲率,你们会在二十公里左右被石油组织的舰载雷达侦测到。她们最多只有 0.9 秒的反应时间。同志们,这是争夺远东控制权的关键之战,我们清水组织的希望就寄托在你们手上了!”

  赵光义回想起之前做战术分析时基地首长对他们说的话,至今仍感到一丝迷茫。

  赵光义在 2140 年考入的航校,那时空战的主流还是无人机——依靠数量繁多的无人机组成集群,靠着堆数量的理念进行攻击。

  但现在完全不同了,复杂的电磁环境让远程操控无人战机成为了奢望。甚至在电磁干扰强烈的地方,金属之间会起电产生细小的电火花。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处,石油组织的舰队现在连预警机的信号都接收不到,自然不会在远距离发现超低空飞行的赵光义。而等到舰载雷达发现他们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有时赵光义觉得自己更像一名刺客:悄无声息的来到猎物身边,以最快的速度发出凶狠一击。

  “准备切断信息传输光缆,气象信息已同步,加速液注入完成。开始进入无线电静默状态。”赵光义呛了几口水才逐渐适应呼吸这种高含氧量的液体。

  事实证明光缆这种古老的有线信息传输方式成为了战时通讯的主流——既不会被.干扰也不会被监听,只不过在机动性方面还存在其固有的缺陷。

  赵光义用力地推动操纵杆,头盔上的全息显示屏忠实地回馈着通过战机上几个摄像头传来的合成图像。

  “已打开天象定位系统。”随着赵光义按动一个按钮,耳中响起了这样一句机械合成音。

  所谓天象定位,其实就是一种类似六分仪的东西。通过太阳与海平面的角度关系来测出准确的经纬度。当然误差还是比较大的。但在这种无论是 GPS,BDS,GLONASS 还是 GALILEO 的卫星都没剩下几颗的情况下虽然精度比较低,天象定位仍然是最可靠的定位系统。

  毕竟石油组织再有能耐也不可能把太阳弄灭了。

  战机的震动消失了,赵光义现在可以看见距离他越来越远的跑道。

  赵光义没有去寻找自己的僚机,他们自起飞开始就分头行动,只需要在约定的时间,同时攻击目标就行了。

  “当前速度三马赫,高度 5000m,仰角 30 度。”战机周围的空气已经开始因为与机身的摩擦发出红光。

  “当前速度十五马赫,高度 23000m,仰角 25 度。”此时的天空蓝里透着黑色。

  “战机姿态改平。”赵光义轻轻地拨动了一下操纵杆,虽然全身浸泡在加速液中,这一瞬间的过载还是让他有些不舒服。

  “当前速度二十马赫,高度 26000m,倾角 0.35 度,航向调整系统开启。”

  届时,电脑将会控制战机在空中划出一道半径为 2000km 的劣弧,最后完美的抵达作战位置,误差不会超过 100m。

雷击(4)

  不过是十几分钟过去,赵光义已经已经跨越了大半个地球。同时飞行速度也提高到了最高航速:二十五倍音速也就是大约 8500m╱s 比起第一宇宙速度多出了 600m╱s。

  赵光义的座机无疑是当今清水组织尖端技术的结晶——从战机上那种能在二十五倍音速下保持完整的机体材料,到能够提供强大推力的更变体冷聚变发动机。意味着这架战机的造价不比不比它的攻击目标——那艘战列舰低多少。

  距离约定的时间分毫不差,机载电脑让战机准时的到达了距离敌方舰队正南 500km 的位置,按照现在的速度只需要 50 多秒就能从舰队上空飞越。舰队的防空系统是无论如何也拦截不了这架战机的的,就像她们拦截不了后期弹道导弹的弹头一样。

  虽然战机的个头比弹道导弹大了点,但是速度却比后期的弹道导弹快了一半,而且没有弹道导弹在中期容易被石油组织的太空部队拦截的危险。

  赵光义握住操纵杆,接管了自动驾驶状态的战机。也不知是不是错觉,赵光义感觉自己手心出了一点汗。

  赵光义在心头默想着今天早上看到的那幅由卫星拍摄的战舰队列图,发射窗口仅有 0.5 秒,他必须要在在这 0.5 秒内锁定目标并按下武器发射按钮。

  “当前时速 31111200m,高度 300m,预计将在 5s 内接敌。”随着提示闪过,赵光义感到自己的颈部被扎入了一根针头。随后,一剂冰凉的液体进入到他的身体里。

  随着药物的注入,赵光义感觉自己的心跳似乎变慢了,不,不是心跳变慢,而是赵光义的思维变快了。

  赵光义能看到前方逐渐出现在海平面的几个黑点,随着赵光义瞳孔的注视,头盔显示器自动将那几个黑点放大,逐渐锁定住最大的那一个。

  “目标偏差 1.15º”赵光义的脑海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机载的那枚火箭助推式航弹能自动修正 0.5º的误差,所以所以赵光义必须调整这 0.65º的误差。

  完全是下意识的,赵光义扭动迟缓的手腕,随着飞行方向改变而来的加速度险些让赵光义昏迷。

  随着发射按钮的按动,战机到目标的相对速度,相对距离,相对高度,偏差角度等一系列数据被输入进机腹中的那枚航弹,然后投射装置将航弹扔了出去。

寂静的战役

清水组织月背#m03基地

  赵光义努力的将脸靠近狭窄的舷窗,想要目睹这他到月球以来第一次看到的真正的日出。

  基地里的紫外线灯都快把他给照吐了。

  他驾驶超音速战机完成的那次击沉石油组织战舰的壮举已经过去了两年。
  在进行恢复性治疗后,他就马不停蹄地赶到月球基地。

  在太空军飞行员稀缺的情况下,他这种半架子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舷窗外的景色被地平线分成了鲜明的两个部分,半边是地面如黑丝绸般的漆黑,另一边是璀璨的银河释放的光辉。

  黑色的天幕中,无数的繁星,充溢着梦幻般的神秘。

  仅是一瞬,从天边升起的恒星的光辉便洒满了整个世界。

  迎着初升的太阳,赵光义撕开流质食物袋的封口,把嘴凑上去小嘬了一口。随着液体顺舌尖的流淌,醇厚的酒浆在每一个味蕾上绽放。

  随着酒精入腹,赵光义总算是感觉
自己那快要冻僵的身体缓和了不少。毕竟这只是一艘小型驱逐艇,而且温度调节系统好像还有点问题……

  “我就说怎么找不着人呢,果然躲在这喝酒。”背后人的一个虎扑,差点把赵光义从飞船里摁出去。

  赵光义被扑得打了个趔趄,慌乱之中差点接触磁力靴的锁定。
  “”

Last modification:April 12th, 2019 at 06:17 pm
原创不易,打赏包辣条呗~

Leave a Comment